新大洲A“戴帽”背后:大股东占用资金4.8亿元 又一出“黑天鹅事件”?

作者:kezhixin0 19年4月15日 20:32 阅读:7 评论:0

楼主
kezhixin0 发表于 2019-4-15 20:32

实习生 粉丝:0 关注:0 只看该作者

4月15日晚间,新大洲A(000571.SZ)发布公告称,因存在被第一大股东尚衡冠通的关联企业恒阳牛业占用资金达4.77亿元的情形,公司股票于15日停牌一天,16日复牌后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新大洲A”变为“ST大洲”。

截止上周五收盘,新大洲A股价微涨2.29%,收于4.02元,总市值为32.73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相较于其它ST公司因业绩连续亏损两年被“戴帽”的情况来说,新大洲被ST的原因显然让人猝不及防,以致行业人士纷纷对此表示:

“太突然了,又是一出黑天鹅事件!”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近期以来类似新大洲A的黑天鹅事件并不是个例。

例如,4月8日晚间,同样因股东资金占用问题,上市公司西藏发展发公告表示,公司股票将被ST,受此消息影响,该公司于4月10日复牌后连续跌停,至今已有连续3个跌停。而秋林集团此前也因涉及黄金业务方面的经营活动于近日陆续出现停产、停工,且预计上述关停企业在三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生产,公司股票于4月10日被ST。

实际上,查阅相关消息可知,新大洲A走到如今被“戴帽”的局面,绝非是一个“黑天鹅事件”可以道完的。

那么,曾经的摩托一哥新大洲A究竟经历了什么才沦落至今呢?

填不上的4.8亿“资金黑洞”

近日,在首张黑洞照片在外界传得如火如荼的同时,新大洲A的“资金黑洞”也被自身的一则公告给揭露出来了。

根据新大洲A的公告显示,2018年恒阳牛业占用该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合计金额约为4.77亿元。其表示发现上述事项后,已经通过多种方式向恒阳牛业催收,目前尚未解决上述问题,由此董事会决议,要求恒阳牛业五个工作日之内提出可行的解决方案,消除对公司的影响,并按照合同约定承担损失。

值的一提的是,这暂时填不上的4.77亿元就是导致新大洲A被ST的“一根稻草”。那么这笔近4.8亿元的资金黑洞又是如何形成的呢?

故事的开头要从新大洲2016年引入如今的大股东深圳市尚衡冠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及与恒阳牛业发生关联交易说起。

据新大洲2016年3月30日公告显示,当时新大洲原大股东新元公司将所持公司10.99%的股份转让给尚衡冠通。截至2018年三季报披露日,尚衡冠通仍然持股10.99%。值得注意的是,恒阳牛业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尚衡冠通实际控制人陈阳友控制下的企业,而陈阳友又间接持有恒阳牛业的34.89%股权,并担任恒阳牛业董事。

与此同时,当年8月26日新大洲A又发布公告表示,恒阳牛业为公司拟并购企业,公司(时任)董事长陈阳友为恒阳牛业实际控制人、同时担任恒阳牛业董事。其中,新大洲A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与恒阳牛业、RONDATELS.A。发生的业务便构成关联交易。

简单来说,这项关联交易内容是——新大洲A全资子公司宁波恒阳进口的冷冻牛肉大部分销售给恒阳牛业,恒阳牛业及其子公司又向新大洲A全资子公司上海恒阳销售牛肉。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形成的“资金黑洞”就是与关联交易的资金占用有关。

据公告显示,新大洲A全资子公司宁波恒阳食品有限公司2018年度共向恒阳牛业销售牛肉(含税)4.43亿元,共收到销售回款3.23亿元,形成销售占款1.20亿元,而年末该子公司对恒阳牛业的应收账款余额,大于销售形成的应收账款1426.36万元,该款项不具有商业实质,为非经营性占用款。

另一全资子公司上海恒阳贸易有限公司2018年度共预付恒阳牛业牛肉采购款7.41亿元,共采购牛肉入库(含税)1.17亿元,扣除预付后又退还及其他调整后,期末非经营性占用余额为4.63亿元,应不具有商业实质,形成非经营性占用。

简单来看,这笔资金的占用就是既承担客户角色,又承担供应商角色的恒阳牛业的“锅”。其一边没有按时向宁波恒阳支付采购款,另一边也未按时向上海恒阳发货,由此并形成了这笔巨额资金的占用。

成也实控人,败也实控人?

事实上,这个填不上的“资金黑洞”除了导致其被ST之外,也侧面地反映出其“资金面紧张”的问题。

据相关财报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新大洲A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06亿元,同比下降227.32%,主要原因是报告期内食品产业子公司贸易预付款同比增长所致。而其也曾在2018年中报坦言,该公司“资金面较紧张”的现象。

造成资金面紧张的“困局”,或许是与之前实控人大力推进的“转型之举”有关。

前文已经提到过,2016年3月31日,新成立的尚衡冠通受让了新大洲A大股东新元投资10.99%的股份,耗资6.99亿元晋升为新大洲A的第一大股东,而其实控人陈阳友也一跃成为新大洲A的实控人。

按当年接盘价来看,陈阳友接盘成本为7.81元/股,较1月底停牌前溢价26%。而且新大洲在陈阳友入主后的确大涨过一段时间(陈阳友答应注入20亿元净资产的恒阳牛业),股价从5.66元/股一路上涨至9.9元/股(涨幅达75%)。不过,换帅后的新大洲依旧没能摆脱阴跌的命运。

陈阳友入主后,把之前答应好的“恒阳牛业”注入上市公司的进程一再搁置,转而称“要让这家摩托车公司从零开始养牛。”而更有意思的是,摩托车公司转型养牛不说,接着他还开始大举的收购公司,导致新大洲的商誉不增反减,从而进一步的加重他的资金问题。

资金遇到问题,实控人陈阳友又有了新主意——切换赛道开启了“卖卖卖”的道路。仅在2018年的9月,新大洲就卖掉了三家公司,而且是低价狂甩。而除去卖掉了子公司,新大洲A原来准备做游艇集团的计划也搁置了,转手也卖掉了。

由此,如今市值仅剩32亿元的新大洲便被这位新实控人从“买买买”转型到“卖卖卖”保壳玩得“摇摇欲坠”。

而值得注意的是,现在陈阳友面对的不仅仅是投资、增持的问题了,他还涉嫌违规担保。2019年1月海南的证监局发布公告称,陈阳友在没有相对应的审批程序下,涉及了违规的担保,新大洲的子公司天津恒阳食品有限公司,和海南新大洲实业有限公司为陈阳有的债务担保方,并且提供担保服务,但是并没有按照相应的规定去告知上市公司履行相关的手续。

对此,海南的证监局已经对新大洲的实控人,董事长,总经理实行了行政监管,第一大股东尚衡冠通所持的10.99%的股份也已被冻结。

而今年2月12日,新大洲A发布又发布公告称,因2018年8月一起1000万元的借款纠纷,新大洲A、公司法定代表人陈阳友、前副总裁李志,以及恒阳牛业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同时被限制消费。

此外,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新大洲A正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存在退市风险。

由此一来,结合新大洲A面临的种种“窘境”来看,因一笔资金占用被“戴帽”的情况似乎也不是一件让人防不胜防的“黑天鹅事件”了。(本文来源:格隆汇)